繁体 中文 | 한국어판 | 英文 | 移动版 | 信息管理

行业新闻

山东三联集团之死:政府一个黑名单击垮巨无霸
《财经国家周刊》

山东三联之死

山东三联集团进入破产审计阶段,这家曾堪比海尔、万科的三十岁企业就此陨落。复杂的政商关系、莫测的行业变化成就三联,也颠覆三联。

文/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 魏洪磊

8月,济南。沿繁华的商业步行街泉城路一路向西,尽头可见三联大厦,底商有5层,均为三联商社(9.92-0.39-3.78%)大卖场。正值30周年店庆,车水马龙,人流如织。它曾是山东三联集团纵横捭阖的见证,如今却和三联形同陌路,早在6年前,三联商社就被国美电器[微博]收购,三联集团失去唯一的上市公司。

64岁的三联集团董事长张继升已经很久没有踏进公司总部,也有4年未出现在公众面前。自2010年4月三联提交破产方案后,曾经的意气风发已被雨打风吹去。

与他办公室一墙之隔,以山东省审计厅人员为首的几十号人马正在忙碌。伴随济南最大烂尾项目--彩石山庄进入司法程序,项目开发商三联集团的破产重整已经迈出实质一步。

这一占地2400亩的烂尾项目已困扰当地政府多年。由于三联资产已全部冻结,该项目于2008年停工,2000多户购房人奔走数年后,山东省政府最终成立协调小组,常务副省长孙伟任组长,试图彻底解决彩石山庄纠纷。三联破产问题由此被提上日程。

三联集团诞生于1984年,为山东省最早一批计划单列企业,商业销售曾连续十年排名全国第一。在国家863计划中,三联被科技部确定为电子商务现代物流示范工程唯一企业。高峰期拥有几万员工、160家公司,业务横跨房地产、商贸流通、电子信息技术、旅游文化和传媒等五大产业。

命运莫测。以2004年进入银监会的慎贷名单为转折点,三联从巅峰跌落。十年间周旋于各类不可抗力之间,与银行反目、失去上市公司三联商社大股东地位、押宝地产并毁于地产。

如今而立之年的三联,就像是划过天空的一道流星,其轨迹并非全然自主。水能载舟亦能覆舟,微妙的政商关系、莫测的行业变化成就三联,也颠覆三联。

折戟房地产

彩石山庄成为三联盖棺之作,看似偶然,伏笔却在1998年即已埋下。正是从这一年,三联集团与地方政府的蜜月期渐至尽头。

1998年,国务院颁布《关于进一步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设的通知》,延续了近半个世纪的福利分房制度寿终正寝,中国进入商品房时代。也正是在这一年,三联集团大举进军房地产业。坐拥房地产业黄金十年、如日中天杀入地产领域的三联集团,未及享受行业高速发展的红利,就陷入一场又一场是非纠纷中。

波折背后,似有双无形之手在搅动。

三联集团开发的第一个项目是位于济南南部的"阳光舜城"。项目占地8.7平方公里,被称作"长江以北第一大盘",此盘一出,三联收获赞誉无数,也更坚定张继升做房地产的决心。

"你不得不说,张继升很有战略眼光。"同城的房企三庆集团董事长吴立春说,"他不仅认准了地产黄金十年,土地的选择也非常好。"

此时的三联,陶醉在一炮而红的喜悦中。山东财经大学房地产研究中心一位不愿具名人士说,该项目占地4003亩,建筑面积267万平方米,其中33万平为省直机关福利房(经适房或最后一批房改房),开盘当日轰动全城,李咏为主持,成龙当嘉宾。

正是这33万平方米福利房,成为三联日后大包袱。熟悉内情的人士说,当时与业主签约购房合同的不是三联集团,而是山东省直机关事务管理局。之后,山东省政府通过委托贷款等方式将购房款返还给三联。三联对这种方式并不满意,且双方对结算价格有分歧。这场纠纷始终未能解决。

《财经国家周刊》得到的一份三联集团内部文件显示,该项目如按成本价计算,三联损失达2亿元,若按当时市场价格计算,损失达7亿元。

三联并未意识到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纠纷。有知情人士说,三联大手笔拆掉两个自然村,涉及约3000村民。每人10万元补偿款、40平方米回迁面积;年轻人聘为三联职工,年老者每月发三、五百元补助。

将村民变为企业员工,这是日后三联惯用的征地方式,提高拆迁速度的同时,三联也背负了沉重负担。三联内部资料显示,地产项目共承接7000名富余职工,工资福利支出达5亿元。

但这一蜜月期未能始终延续,由于资金链出现问题,三联承诺的补偿款及补助发放出现拖欠,引发村民不满,时有上访事件发生。

挟阳光舜城之势,三联在1999年开始操作另一超级大盘--凤凰城。这个11.75平方公里的项目可用面积近1.5万亩。三联在政府协助下撤并4个交通极为不便的贫困自然村。"前期投入5亿元左右。"三联人士说。

然而2年后,国务院认定凤凰城项目属地方政府违规操作,要求恢复原有4个自然村建制。三联的前期投资化为乌有。

"三联战略眼光没问题,问题出在执行。拿地后,先承担债务,却没有按照相关政策把土地资产做实。"认识张继升十年的吴立春说,"现金流断了就只能等死。"

从阳光舜城到凤凰城,再到彩石山庄,三联画出了相似的轨迹。张继升说,彩石山庄购房者也都知道项目手续不全,但当初看上的就是三联几十年的品牌。"我真是非常非常遗憾,我们那么多房子封顶了,就差最后那一下,资金链断裂了。"

慎贷黑名单

时至今日,张继升仍认为进军房地产并非战略失误,2004年的"慎贷名单"(俗称银行黑名单)事件才是三联集团盛极而衰的转折点。"三联从天上掉下来,过程是很简单的,从2004年陷入困境,到现在已经十年多了,这样漫长的时间内,三联仍然与命运在抗争。"

2004年,银监会与央行[微博]联合向金融机构下发了一份通报名单,要求高度警惕对名单中企业的贷款。在这份民企唱主角的名单中,山东联大集团赫然在列,上榜理由是"企业业务范围较广,对外过度投资和担保"。而三联集团也以联大集团控股企业的名义被列入该名单。

山东联大集团成立于1985年,隶属于山东省经贸委下属的经济技术开发中心。掌门人吴晓梦与张继升曾在此处共事,又几乎同期下海,分别创立了联大与三联。

曾有熟知联大集团的人士透露,联大可谓巨无霸,资产庞大,所控制产业遍及山东各地,如山东房地产集团、山东胜利集团,山东润华集团等十大产业集团;同时大举涉足金融行业,入股华夏银行(8.48-0.04-0.47%)广发证券(10.75-0.13-1.19%)、天同证券。

按张继升的说法,三联集团为山东联大的关联企业,并非控制企业。联大集团试图拉三联"入伙"时,张继升坚决反对。后碍于同事面子签字后,张告诉吴晓梦:股东大会没有给他授权,这个签字没有法律效力。"但就是这个东西惹了祸。"

2000年初,联大集团向某股份制银行申请一笔数额较大的信用贷款。在双方的沟通中,联大在所做的企业宣传册中,声称三联集团是其子公司。其时,三联正大手笔重组郑州百文股份有限公司,风头正劲。联大借此成功拿到贷款,但却未能按期偿付。

"联大和三联既没有任何股权关系,更不是隶属关系,也没有业务往来。这家银行只凭一本宣传册就给联大贷款。贷款逾期后该股份制银行将联大、三联一并上报,直接导致三联进入了银监会的慎贷名单。"张继升说,"贷款时未详细调查三联与联大的关系,慎贷名单上报时更是随意。这些对企业生死攸关的大事,我们都是事后才知道。"

进入慎贷名单,对三联集团形成巨大杀伤力,三联的命运从此急转直下。

名单刚一发下,几家股份制银行就开始行动。在三联贷款尚未到期之时,以业务技术处理的名义要求三联还款,并承诺一周之内再重新贷给三联。

还款之后,银行却不再贷款给三联。尽管只有2个亿左右,但直接引发了后续几个大银行的行动。张这时候才知道有这份慎贷名单的出现。

短期之内,银行挤兑风潮令三联损失6、7亿元之巨。"这么大一笔钱,即使比三联更大的企业也受不了,搞垮一个企业也就是一夜之间的事。"张继升迅速找到时任山东省银监局局长王进诚。"我当时打了一个粗俗的比方:走大街上,一个人说我是他儿子,我就真成他儿子了吗?"

王进诚认为此事非同小可,立即赶赴北京,汇报时任银监会主席刘明康。刘很重视,但调查发现三联的贷款基本都在山东,而且慎贷名单也不是作为公开资料发的,银监会很难澄清,建议交由省银监局处理。

此时,山东省政府也开始介入调查。在三联提供的一份情况说明书上,山东省政府分管领导批示,由分管秘书长负责协调处理。同时,银监局为此下发了一个关于"严格禁止以欺骗手段收取贷款"的特急通知,银监局主要领导紧急召集相关银行负责人开会时"声色俱厉",希望能扭转局势。

政府出手、银监局协调,避免了挤兑潮继续蔓延,尽管省政府为此召开十几次会议,但银行间谁也不愿迈出第一步,三联与银行从此再未有蜜月期。按照银行工作流程,上级银行可以对下级停贷,但无法干涉其放贷。而且在征信系统中,三联已经被列为不良客户,三年内再融资的路被堵死了。张继升说,"这好比盖楼,一层层很缓慢,但想炸掉它,几十分钟就可以。"

慎贷名单的杀伤力是巨大的,张继升回忆,进入名单的企业中,转危为安的只有上海郭广昌的复星集团。

复星集团同样第一时间寻求政府帮助。不同于三联的是,复星最主要的贷款银行集中在两家,上海市政府比较容易协调解决。可当时三联是跨行业、跨区域的大型混合企业,在山东14个地市都有大规模投资,无法像复星一样处理。

到2005年年中,不足一年,三联花费20年时间建立的庞大系统接近崩溃。张继升感慨:"就像抽血,400CC可能没有问题,但800CC就对健康产生损坏,如果抽到2000CC,这个人就休克了。企业失血过多也一样。"

三联商社易主

慎贷事件仿佛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,三联此后进入下滑快车道。

尽管遭遇重创,但到2005年,三联集团净资产依然有35亿元。此后两年间,张继升迅速处理掉旗下相当部分优质资产以回笼资金,直至2007年底,三联集团归还银行贷款约20亿元,张继升认为,"三联总算走出来了,尽管伤了元气。"

同时,在2006年,三联几乎动用了所有可用资金来启动彩石山庄,试图搭上房地产最后一班黄金列车。此时银行虽已不再采取凌厉攻势,但三联也再无能力要求追加贷款,彩石山庄成为三联绝地反击的唯一砝码。

"再也经不起任何风吹草动"的三联,却在此时遭遇又一次重大转折--上市公司三联商社的控股权被拍卖。"一个上市公司的股权如果丧失,引起的震动比黑名单事件一点不小,马上导致第二轮挤兑。刚刚续上的链条很脆弱,这个时候三联彻底地被打倒了。"张继升说,"我们无法预知,也无力抗拒。"

起因源于三联在济南商业银行(即如今的齐鲁银行)的一笔3000万元贷款。银行以更换抵押物的名义,要求三联还款再贷。三联担心被银行清户,要求先还一半,贷出一半后再还另一边。

"我们担心清户后,引发又一轮连锁反应,这时的三联就像惊弓之鸟。"三联高层说。

纠纷由此而起。2008年初,银行决定拍卖三联所质押的上市公司股权。

根据相关规定,对于有其他资产可供执行的企业,不得拍卖股票,以免引发股市振荡。三联最终与银行对簿公堂,但官司打到最高人民法院后,三联败诉,拍卖如期举行。

按照当时三联商社限售流通股的评估价格每股2.48元,拍卖标的约为1400万股即可偿还全部贷款,但最终被拍卖的股权却达到2700万股--恰好为第一大股东三联集团的持股数(占总股份的13.7%)。

让张继升更难理解的是,拍卖需提前7天公示,而这一时间被安排到了春节前一天,且提供的竞买保证金账号是错误的。

最终黄光裕的国美电器成功入主三联商社,此为后话。

三联失去上市公司控股权,引发银行在内的债权人又一轮挤兑潮,刚刚续上的链条再次断裂。2008年2月14日,张继升度过了最为寒冷的一个情人节,三联集团资产再次被全部冻结,彩石山庄被迫停工。

奄奄一息的三联,开始寄希望于司法程序,并在2009年提出破产重整的要求,并于2010年4月,向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破产重组申请。经过数年纠缠,彩石山庄始终未能进入司法程序,直至当地政府换届后的2013年,济南市政府开始着手过问此事。

三年间,三联集团负债更多、资产缩水,张继升雄心勃勃的重组计划最终与时间一起流逝。


岁月见证过许多企业家东山再起的故事,比如融创50多岁的孙宏斌,比如70多岁的褚时健。但64岁的张继升说,"我已经失败了,现在唯一想法就是留下的这些资产能不能解决遗留问题。""我们的商业销售,曾经连续10年全国第一;流通业的行业标准,商务部委托我们来制定,那是我们最辉煌的时刻。"张继升短暂地回忆往昔时,语速加快,似乎想争出个对错来。十年不长,足够虚掷一段峥嵘岁月。那些故事记忆犹新却已泛黄,像那经年累月夹住香烟的手指,袅袅而起的青烟,仿佛他的唏嘘。

"除了三联的两次转折,这三十年里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?"

"没有善始善终。"

"毕竟还没到盖棺定论的时候?"

"善作者不必善成,善始者不必善终。"

这句话出自《史记》,中文系出身的张继升留下一句谶语后,在升腾的烟雾中沉默。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,没有人知道他能否再归来。

返回目录

公司地址:山东省威海市高区通化路11-1号           联系电话:0631-5627118
手机:15063120699   QQ:879011759   技术支持QQ:243558916
 Copyright©2009  威海恒达超声设备有限公司  鲁ICP备09027889号-5 鲁公网安备 37100302000138号